<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10.独独堺町冤大头(作者:秽多非人)
日本战国走一遭《日本战国走一遭》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0.独独堺町冤大头

    今川义亲宗法上的亲爸爸是今川义元,血缘上的亲爸爸是山内义治,都是威名赫赫的人物,没人敢正大光明的干掉这样一个高级武家贵族的。

    除非撕破脸的情况,不然武家贵族表面上还是含情脉脉的“仁义”之交。

    小平太认为今川义亲可以走一趟,危险不大,还可以卖一个面子给堺、将军、三好义继三方,面子在这个时代还是比较重要的。

    但是堺的底线要提前?#26159;?#26970;,不然连别?#35828;?#26465;件都应答不了。

    一来二去,堺方面的兜底价码终于摸清,不超过四万贯,再多他们就扛不住了。

    这个价码不错了,能喂饱一条饿狼了。

    等出町的时候,堺的两位代表也出面了。一位是?#23567;?#22825;下宗匠”、“茶仙”美名的千宗易,他在三好家牌面不小,有熟人。另一位是天王寺屋的大老板津田宗及?,他的爸爸大宗匠津田宗达年前死了,不然也轮不到他来。

    朝廷方面的代表唐桥在数和幕府代表一色藤长也终于姗姗来迟,好不容易想起了畿内有这么一桩事,带着满脸的微笑,安静的做一个衬?#23567;?br />
    大家你来我往交涉了一下,最后决定在堺町东北的天王寺会面。一方带五百护卫,会谈的地方是天王堂前。双方都提前派人过去驱赶闲杂?#35828;齲?#32771;察地?#21361;?#38450;止谁突然发难。

    小平太终于又一次见到了松永久秀,两个人四目相对,一个是“老东西,你怎么还没死!?#20445;?#19968;个是“小赤佬,你不要落在我手里!”

    眼神化作两条激斗的苍龙,在空气中不断碰撞和交击。

    终于等人来齐,唐桥在数轻轻?#20154;?#20102;一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就开始化作一尊泥胎菩萨,一言不发。

    千宗易则发挥特长,开始煮茶。但是很?#19978;В?#22312;场的人非常多,他是没办法给众人一个一个点茶了。

    今川义亲也是第一次做一个和事佬,不知道怎么开口,岩濑元政持着一根马仗站在他身后,没的武器,防止大家谈不拢动刀砍人,进来之前都?#35328;?#22806;面了。

    小平太看今川义亲不知道怎么开场,于是假装茶很香的样子,“来来来,诸位共饮此茶啊,这可是平时难得品尝到的。”

    说罢,举起茶碗品茶的样子。

    可大家的心思哪里是为了来喝茶的,就算是茶仙亲手煮的茶也喝的没滋味啊。

    “这位就是藤原弹正了?鄙人是新开远江守,我也不和你废话,我带着郎党从波州千里迢迢跨海而来,不能空着手是吧。”

    “远江守武名赫赫,即使信州也有耳闻个屁),这?#38382;?#20250;合众所托,必然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答复。”小平太和新开实纲微微点头。

    “远州守不得无理,弹正乃是天下益名的才智之士,自然有所筹划。”三好康长是长辈,假装?#20826;?#19968;下新开实纲。

    好的嘛,一个红脸,一个白脸。

    看着坐在那里的三好义继,后面金山骏河守一直和他咬耳朵,至于更小的十?#21727;?#20445;?#20154;?#20301;大佬,最小的才十岁出头,谁把他们当回事。还不是要?#22823;?#21407;长房的意思。

    筱原长房和筱原?#36828;?#20551;装完全不在意,还真的在喝茶,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很是自在。

    安宅信康则敌视着松永久秀,恨不得一刀把松永久秀结果了,怒容满面,毫不遮掩。

    “弹正既然来着说客,总也要拿出诚意来吧?”松永久秀老奸巨滑的,不见兔子不撒鹰。

    “各位无非就是在意堺的二万贯町费,何必要刀兵相见呢?一旦开战,玉石俱焚,得不偿失。”

    小平太可不会着了松永久秀的道,你们要是敢干一仗就好了,谁赢谁?#20204;?#36824;不是不想打,要打请出门嘛。

    “二万?我们五万人!二万贯打发叫花子?#21683;没?#21512;众拿五万出来,不然没完。”新开实纲继续装作不好惹的莽夫样子。

    “远江守可是狮子大开口了,五万贯委实太多了。”“五万贯太多,可以商量嘛,哈哈,弹正你说是不是。”三好康长继续和事?#23567;?br />
    “我方可也有二万七千众,弹正难道一毛不?#21361;俊毖页?#20027;税友通突然开口。

    “堺的町费一共只有二万贯,各位都想索要。你们看津田大老板也在,这位身价倒是十万不止,各位把他捆了,做个肉票,比和我?#26234;?#31616;单。”小平太一摊手。

    “噗呲”一声,三好义继没忍住笑了出来,津田宗及尴尬的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这位津田大老板值十万?”还是个孩子的三好长治也好奇了。

    “当然啦,大家只需绑了津田大老板,十万贯唾手可得。”小平太也笑着回答。

    这可把小伙子喜的乐开了花,连连看向筱原长房,意思很明显了。还打个什么仗啊,我?#21069;?#20102;这位津田大老板,?#22836;?#36130;了。

    筱原长房笑着摇摇头,安抚住三好长治,示意他以三好义继为主。三好长治似懂非懂的点?#35828;?#22836;,安静下来。

    “津田大老板,你看,你这么高的身价,手指缝里再漏几个下来吧。”

    大家的目光嗖嗖嗖嗖全部汇聚到尴尬的津田宗及身上。

    “既然如此,小人代表会合众答应大家,今年町费可以提高到四万。”津田宗及感觉自己心在滴血,被小平太给买了。

    “好!津田大老板答应给讃州守四万贯,讃州守可否满意?”小平太还没等津田宗及说下去,就替他决定了。

    三好义继方的诸位大将一听四万贯,城府浅的都面?#26029;?#33394;,这?#22763;?#23376;比得上一个三十万石的大国一年的年贡了,?可不小。

    金山骏河守和三好康长用眼神示意了一番各位大将,没人反对,于是和三好义继表示赞同。

    “既然如此,完全可以。”三好义继难掩喜色。

    “哼,讃州守四万贯落地,我等呢!”?#39029;?#21451;通气的站了起来。

    “堺的町费本当属于三好讃州,主税有?#25105;?#35265;?难不成对讃州有何不满?”小平太祸水东引。

    三好义继方一听,立马怒目以对,好不容易讹诈?#27492;?#19975;贯,哪个人敢来抢!

    ?#39029;?#21451;通当然不敢和三好义继方翻脸,二万七打五万多,没的胜算的。

    “弹正拉的一手好偏架!”松永久秀一脸不可名状的笑。

    “在下拉偏架了吗?津田大老板代表会合众,自然有一番报效给各位。”

    “津田大老板,你说是不是?”小平太露出了狼外婆的笑。

    “啊?什么?弹正!……”“松永及摄津各位大人总要一万贯开拔费才能退兵吧。”

    “这!”津田宗及已经允了四万贯,结果还有一个一万贯的锅砸下来。

    “嗯!津田大老板什么意思?”三好政康终于开口了。

    “好好好,一万贯便一万贯。”津田宗及的脸憋的通红。

    “哈哈哈哈哈,这样不就好了!”小平太鼓起?#35780;礎?br />
    “公方殿下看到各位握手言和很是欣慰啊!”一色藤长也站起来鼓掌。

    闭眼静坐的唐桥在数?#19981;?#20102;过来,“官家也是这般意思!”

    大局已定!

    三好义继方盆满钵满,四万贯巨款拿?#20204;?#26494;。三好三人众和松永久秀父子既避免了一场大战,也落了一万贯面?#30001;?#30340;钱款。

    “来来来,大家到天王面前立?#24149;?#32422;。”今川义亲也站起来大声宣布。

    ……

    “弹正,你害苦我也,多的一万贯何处而来哦。”津田宗及嘴上叫苦,整个人?#27492;?#24555;的不少。

    “大老板还在乎一万贯吗?区区一万贯买下堺町十万众的平安,这笔生意划得来。”

    “弹正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佩服哇!”

    想和更多?#23601;?#36947;合的人一起聊《日本战国走一遭》,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19981;?#30340;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足球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甘肃快3下期号码预测推荐号码 王中王论坛资料三肖中特 华东15选5特等奖 腾讯分分彩入口 6场半全场中奖规则 深圳风采期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2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江号 混合过关竟彩奖金计算器 广西11选5计划 根据生日选彩票软件下载 广东彩票app 北京快3开奖 双色球派奖如何选号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