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獨斷大明 > 第1313章 收網的時候到了(作者:官笙)
獨斷大明《獨斷大明》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313章 收網的時候到了

    內閣中書包理游,將名單交給楚勻,然后就不管了。

    孫傳庭自從去年開始,名聲就一直不大好,現在越演越烈,能少得罪人,包理游還是很愿意往外推。

    楚勻有了周應秋的指點,從刑部調集了五十名衣著統一,手持刀兵的差役,然后給他們分發名單,讓他們挨家挨戶通知,命這些調出京的官員簽署確認書,要求今天離京,凡是不離京,一律羈押。

    短短半天,就羈押了三十多人,并且規模還在迅速擴大。

    不上任就抓人,還抓這么多,也算是大明開國以來頭一次,自然引起了巨大的震動。

    一些人紛紛堵住吏部,刑部的大門,接著就是內閣。

    被調整的都是朝廷中間,五品至三品最多,關系網身后,勛貴公卿,達官貴人,若不是后宮以及六部尚書侍郎被壓住,只怕更熱鬧。

    內閣大殿外,一群人在大呼大叫。

    “閣老,閣老,下官有冤情,家父腿腳不便,不能遠行,刑部不分青紅皂白就抓人,太過蠻橫了……”

    “閣老閣老,下官為朝廷嘔心瀝血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眼見風燭殘年,還請大人給下官一條活路啊……”

    “大人,下官的兒子病重,我們李家三代單傳,就這么一個獨苗,大人,您開開恩,給我們老李家一條活路吧……”

    包理游站在大門內,聽著外面的聲音,神色不悅,道:“楚勻人在哪?”

    他身后一個文吏,道:“應該還在外面抓人。”

    包理游點點頭,道:“你們看好了,不要讓他們沖進來。”

    “是。”文吏連忙答應。

    包理游轉身進了孫傳庭的班房,道:“大人。”

    孫傳庭低著頭,看著手里的奏疏,身旁還有一大摞,頭也不抬的道:“還在鬧?”

    包理游道:“是。周閣老動作很強硬,已經抓了幾十人,這樣下去,只怕越鬧越大,朝廷不安啊……”

    孫傳庭拿起筆,在奏疏上批了幾道,合上道:“皇上那邊說有些奏本他不想看,你沒事多去曹公公,劉公公那坐坐,看看皇上不想看哪些,以后就不要再了。”

    包理游一怔,道“是。那,周閣老那邊要不要點一點?”

    孫傳庭隨手拿過奏本,道:“你是內閣中書,不要隨便評點閣臣,有機會多去請教,記住了,少說多做多看。”

    包理游已經察覺到,他的心態沒能趕上身份的變化,飛速接道:“下官明白了。”

    孫傳庭看著奏疏,又道:“傳話出去,內閣的閣老代表的是內閣,各級部門要嚴格執行閣老的命令,不得陽奉陰違,推三阻四。”

    包理游抬手,道:“是。”

    孫傳庭將手里奏本放到一邊,道:“半個月后,召開一次擴大會議,內閣六部以及督政院,大理寺,皇家政院,皇家銀行,商務總局等各部門頭頭腦腦都要參加,內容是制定未來四年的具體的政務計劃,要他們提前準備好,幕僚司那邊準備好提綱,提前發給他們。”

    包理游道:“是,下官這就安排。”

    孫傳庭‘嗯’了聲,道:“明天我要去一趟政院,你協調一下,對了,請汪閣老陪同一下。”

    汪喬年出身是政院副院長,這些年大理寺上下不知道多少從政院律法系畢業的生員,都算是他的學生,近年就更多了。

    包理游道:“是。”

    孫傳庭擺了擺手,繼續埋首在浩瀚的奏本山堆里。

    乾清宮那邊表示不愿意看奏本,孫傳庭自然要更加認真。

    包理游悄然退出,手腳不自覺的快了幾分。

    包理游剛出了孫傳庭的班房,一個文吏大步跑進來,急聲道:“大人,不好了,王潮晶服毒自殺了。”

    包理游臉色微變,道:“是原本的那個工部的郎中那個?”

    文吏道:“是,半個時辰前吃的砒霜,現在尸體都涼了,他的家人在吵鬧,一群人跟著起哄,說是朝廷逼死的,要討個說法。”

    包理游神色冷靜,飛速思索。

    這個王潮晶他有印象,是一個未老先衰的人,看著五十多,行為做事卻好比六十,做事油滑,偏好鉆營,在士林間卻頗有威望,是文壇好手。

    他這一死,只怕將現在的風波推的更高。

    “你去請周閣老安撫,我去告訴大人。”包理游思索一番,道。

    “是。”文吏匆匆離開,向著周應秋的班房。

    包理游轉向孫傳庭班房,肅色的說完。

    孫傳庭抬起頭,臉上有疲倦之色,道:“嗯,讓周閣老處理吧,待會兒隨我去一趟工部,今年,明年的國庫相對充裕,一些停滯的工程,可以繼續動一動了。”

    包理游神色凝重,道:“大人,真的不管嗎?現在風波這么大,朝野的壓力,還有皇上的,只怕會都在你身上。”

    “再大也大不過畢閣老,晚上,你帶點東西,代表我去看看畢閣老,請他在京城再留一段時間,好好養好身體再回鄉。”孫傳庭道。

    包理游滿心忐忑,見孫傳庭若無其事,只得道:“是。”

    皇宮之外,王家的人抬著王潮晶的尸體,穿街過道,徑直來到長安大街,來到吏部大門不遠處,一家人跪在地上,痛苦哀嚎。

    幾十口男女老少,白布白帆,哭聲慘烈,聞之動容。

    邊上還有不少圍觀的,并且越來越多。

    “王大人辛辛苦苦為朝廷,為皇上做事多年,恭恭謹謹多年,沒想到到頭來竟然換來這樣的下場……”

    “是啊,還記得上次嗎?有人彈劾徐尚書,他站出來力排眾議,當時引來朝野一片贊譽,誰能想到今天?”

    “王大人的文章寫的那是極好,三年前,南直隸一些士紳反對‘新政’,他在朝報上發文,大加痛斥,被畢閣老贊賞‘筆鋒如刀,一字千鈞’,如今畢閣老致仕,人走茶涼啊……”

    “我聽說張尚書在內閣曾極力阻止這次調整,但孫首輔極力堅持,現在看來,是要排除異己,培植親信了……”

    “這有什么奇怪,歷朝歷代皆是如此,孫白谷要是不這么做才奇怪,我還聽說,這只是開始,后面還有更大動作……”

    “別說了,孫白谷不是畢閣老,他可是連魯王,晉王都拿下了,皇上都要讓三分,現在誰都不敢惹他……”

    “這是真的?皇上都要讓他幾分?”

    “你以為呢?孫傳庭現在把持了朝廷方方面面,那些閣老個個俯首聽命,別說三分了,我看要五分!”

    ……

    圍觀的人在竊竊私語,繼而明目張膽的議論,一些議論逐漸誅心,迅速傳播。

    皇宮。

    朱栩坐在小橋上,手里拿著魚竿,看著下面冰面上的一個洞,浮標安靜的一動不動。

    一縷寒風襲來,朱栩裹了裹棉服,繼續盯著水面。

    在他身后,小慈燁三個小家伙跟著朱栩一樣,拿著魚竿,盯著冰洞里的浮標,小臉發白也是不敢亂動,亂說話。

    曹化淳從不遠處走來,看了眼幾個小殿下,在朱栩耳邊低聲說了好一陣子。

    朱栩看著浮標,面露古怪,道:“這是尋常百姓的討論?”

    外面這些議論聲分明是在意有所指,帶節奏很明顯,看似沖著孫傳庭,還是奔著他來的。

    曹化淳越發壓低聲音,道:“朱宗漢那條線近來沉默的很,那個女人仿佛消失了,錦衣衛那邊仔細推演了一番,外加一些試探,他們懷疑駱養性已經入京了。”

    朱栩眉頭一動,道:“有什么證據嗎?”

    駱養性現在是大明的一根刺,朱栩找他很久了。

    曹化淳道:“具體沒有,但有一些蛛絲馬跡,比如京城的一些隱秘勢力動作了,被錦衣衛監察到了,軍情處那邊也發現兩大營似乎有不穩的因素出現。看似是因為內閣,帥府的改革計劃,但他們的做為有些不同。”

    朱栩面無表情,道“禁軍有沒有問題?”

    曹化淳撲通一聲跪地,顫聲道:“皇上放心,歷任大統領對皇上忠心耿耿,禁衛控制向來嚴密,駱養性插不了手,絕對可靠!”

    幾個小家伙轉過臉,看著曹化淳罕見的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小臉都是疑惑。

    朱栩看著冰動里依舊平靜的浮標,道“駱養性不同于他人,這是朕手把手教出來的人,不要小視。既然他來了京城,就給朕找出來吧,孫傳庭威信不夠高,就拿駱養性墊腳吧,給他說一聲,讓他準備一下。”

    曹化淳跪在地上,道:“是,那兩大營皇上可有什么示下?”

    朱栩提著魚竿動了動浮標,道:“兩大營也不會有什么問題,這應該只是試探,不要動。曹文詔現在在哪里?”

    曹化淳道:“在廊坊,皇家第一軍團在冬訓,曹大都督在監督。”

    朱栩點頭,道:“這次征討倭國由秦良玉掛帥,不需要曹文詔做什么。你去傳旨,結束冬訓后,讓他率軍從喜峰口出,沿著歸化城,庫倫城,演練一下沙漠,草原作戰,如果可以,率軍西進,去一趟和碩特,見一見固始汗,搞個軍事演習。”

    大明上下太多的人認為朱栩調曹文詔的皇家第一軍團回京,是以防萬一,鎮壓一些詭異心思的人。

    曹化淳自然知道不是,道:“遵旨。”

    朱栩抖摟兩下魚竿,道“傳旨給申用懋,讓回京述職,朕要見他。”

    曹化淳道:“遵旨。”

    “去吧。”朱栩道。

    “是。”曹化淳從地上爬起來,小心翼翼的離開。

    這會兒小慈煊爬過欄桿,來到朱栩身側,一爽大眼睛雪亮,道:“父皇,是要征討蒙古了嗎?”

    朱栩一怔,道:“為什么這么說?”

    小家伙看著朱栩,道:“今年征討倭國,我大明的敵人就剩下蒙古了,父皇召回申大人,是想要作布置吧?”

    朱栩看著小慈煊,又看了幾個轉過頭來的小家伙,神色頗為意外。

    “你倒是挺聰明的,”

    朱栩笑著摸了摸他的小腦袋,道:“朕是要布置其他事情,蒙古現在還不是征討的時候。”

    小家伙一挺胸膛,道:“父皇,你說過的,將來要封我做大將軍!”

    這句話,小家伙不時就說一遍,生怕朱栩忘了。

    朱栩點頭,道:“好,父皇說話算話,去釣魚吧。”

    小家伙‘嗯’了聲,昂首踏步的走回去。

    一炷香后,孫傳庭,傅昌宗,周應秋三人站在內閣大門前,目送內監轉身離開。

    孫傳庭右手食指上有一個扳指,大拇指輕輕摸索著,眼神里如寒潭一般冷森。

    傅昌宗一如過去,沉穩,平靜。

    周應秋眼角跳了跳,道:“我看,我們不用管那么多,駱養性自有皇上安排,我們眼前要做的,就是將這群尸位素餐,戀位不走的人,全都給收拾了!”

    孫傳庭面無表情,道:“你打算怎么做?”

    周應秋做了多年吏部尚書,知道這些官吏該如何處置,但他卻沒有走尋常的辦法,直接道“繼續抓人,新任要他們抓緊站穩,只要各機構迅速穩定,其他的,都不是問題。”

    現在的大明朝局,是朱栩敲碎了天啟以前的各局,由畢自嚴辛苦籌建,穩定下來的,里面有太多的問題,比如人事關系復雜,機構臃腫,外加‘新政’的關系,矛盾重重,一言兩語說不清。

    孫傳庭在做的,就是精簡機構,梳理朝廷各個部門,確保廉潔,奉公,向上,且要提升效率。

    孫傳庭眼神厲色,淡淡道:“嗯,內閣的權威不夠,是時候作些事情了。那個王潮晶是怎么死的,查清楚,不管背后是駱養性還是其他人,想要開戰,我孫傳庭通通都接著!”

    傅昌宗看了孫傳庭一眼,這位新首輔的銳氣太盛了。

    王潮晶的家人還抬著王潮晶的尸體在門口大哭,絲毫沒有提要求,就是哭喊,嗓子啞了也在干嚎。

    他們不說話,圍觀的人的議論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多,越來越怪。

    這個時候,刑部緝查司的員外郎帶著一隊二十多的侍衛,直接沖著王潮晶的尸體走來。

    跪在王潮晶尸體最前的是他的大兒子,這個人肥胖,面色蒼白,雙眼凹陷,抬頭看著刑部來人,臉色登時一變,哭喊聲驟停。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獨斷大明》,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足球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