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斬破軍之鐮 > 目標,獲得青少年魂師比賽的勝利(作者:尋夢的喵喵)
斬破軍之鐮《斬破軍之鐮》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目標,獲得青少年魂師比賽的勝利

    “星海學院獲勝,取得三十二強資格。”

    比賽結束,對面三人和他們的領導師一起失望離開了比賽場地。

    瑤光和龍昊天很無奈地走到李心悅面前,而雅雯就在他們身后。

    “瑤光、龍昊天!你們實在是太囂張了,居然就直接放棄了比賽了,你們知不知道這到底有多危險,萬一對面趁雅雯不注意抓到機會,結束比賽,那怎么辦?這是六十四進三十二的淘汰賽,只有一次機會的!你們一旦失誤就什么也沒有了,那你們當初戰勝一班又有什么意義?就為了過來丟人現眼的?不管你們到底怎么想的,反正今天的事情你們必須給我回去反思一下。還有雅雯,我是讓你盡量去一個人結束比賽,但是也沒有讓你狂妄到這種程度!你是要做到保證隊伍隱藏實力,而不是你一個人去完成比賽。回去好好冥想,今天限制你們出行。”李心悅確實是火了,當看見瑤光龍昊天下臺的時候真的不知道氣成什么樣子,她承認當初自己也很狂妄,傲嬌,但是沒有到他們這種情況,不管他們當時是怎么想的,這件事必須給予一定的懲罰。

    接下來他們就回到了原先的賓館,而飯已經在來的路上李心悅帶他們吃過了,接下來的晚飯李心悅也是已經安排好了。他們現在哪里也去不了,要是被發現私自外出,結果只會是很慘。而且他們三人的錯誤還干涉到了龍蔓朵以及許可可,他們兩個原本沒有什么事的,結果現在卻也遭受他們的懲罰,內心也是有點小不舒服的。

    他們下一輪的三十二強比賽的對手還沒有決勝出來,而李心悅就是去觀看那一場比賽了,多掌握一點訊息也是一點,最起碼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上不少。瑤光他們現在也只是展示出了雅雯的不到一半的實力,其他兩位就連武魂也沒有展示出來,這對于瑤光他們來說絕對是最為血賺的,不管是什么時候,未知才是最為恐懼的。

    本來比賽應該讓他們一起看的,畢竟比賽的是他們而不是李心悅,但是李心悅真的是被氣到了極致,所以就打算不讓他們看這一場比賽,也算是加大點難度吧,但是也不會加大太多的,畢竟李心悅到時候還會再給他們分析一下情況,讓他們有準備的去應對。這畢竟是青少年魂師比賽,是全國性的,關乎到學院的榮譽,特別重要,李心悅可不能讓他們就這么在三十二強止住腳步。

    如果他們在三十二強就輸掉了比賽,到了學院,那是多么大的恥辱啊,堂堂星海城最大學院的最強代表就只能夠達到三十二強這么一點實力?未免也太弱了吧。

    李心悅比賽還是看的比較專注的,她的武魂就是眼眸,所以對于這一句的比賽可以說是觀察到了每一個細節。獲勝的隊伍同瑤光他們打的那個隊伍差不多,實力方面并不是特別強,也就只是有一個二環魂師而已,但是能力方面明顯還不夠,實戰方面并沒有展現出多大的亮點,完全就是沒有訓練前的瑤光他們一樣。想必瑤光他們進入十六強應該是已經很簡單了,只要不是出現什么特別大的問題,應該都沒有問題了。

    不過他們確實也是運氣好,前兩場比賽遇到的對手都并不強,這樣的話他們還可以稍微再隱藏一下實力,到了關鍵比賽的時候底牌還有很多可以翻。

    現在李心悅的打算就是讓龍昊天、龍蔓朵以及雅雯上場,完成這一場并不難的比賽。但是也不能讓他們太過狂妄去完成比賽了,必須要有點穩健,所以李心悅打算讓龍昊天和雅雯稍微配合一下去完成比賽,讓龍蔓朵不出展現出她的實力。至于為什么讓龍蔓朵上場就是為了防止對方也有底牌,畢竟比賽說可以帶的隊員一共是四個,三個上場,一個替補,他們剛剛也只是露出三個人而已,還有一個替補還是完全未知的,萬一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那么讓龍蔓朵去面對會好一點。本來瑤光要是可以使用破軍之鐮的話,讓他上肯定是最好的,但是沒有辦法。

    讓龍蔓朵上場其實還有一個作用,就是在龍蔓朵以及瑤光都不出手的情況下,不讓其他人知道他們的底牌到底是瑤光還是龍蔓朵,也算是一個心理戰了。

    他們的對手三人的武魂都已經展示出來了,分別是土元素、烈雀以及錘子,不過錘子就是偏向普通的錘子,并不是昊天錘。他們的陣容在三人隊伍中倒是很完美了,控制、敏攻還有強攻,該有的全有了,再一個看來就是兼容性了,其實說實話也已經不錯了,唯一可惜的就是實力不太夠,不然他們在比賽中的表現應該會更好一點。

    下一場比賽的對手已經清楚了,該知道的也已經差不多了,但是李心悅并沒有打算就先離開,畢竟下面還有幾場比賽,進入十六強后的對手也就在其中,所以還是有必要去提前看一看的。

    李心悅看完今天的全部比賽后也是為瑤光他們捏了一把汗,因為下面這真的有些隊伍很強,和瑤光他們比起來或許還要更勝一籌。瑤光他們是真的沒有在前面遇到強隊,要是碰上了他們可就真的有點吃不消了,或許該露出來的全露出來了。

    李心悅看完比賽后已經是傍晚了,簡單在外面吃了點就回到了賓館,瑤光他們此時也是剛吃完飯,準備去冥想。但李心悅把他們召集在了男生的房間里,開始說明一些事情。

    “我想你們是沒有違背我的命令的,要是有,你們也會被我很快發現,被發現的結果是什么你們也是知道的,不過你們要是現在說違背我的命令,那么我可以減輕你們的懲罰,知道嗎?”李心悅先是說了今天命令過的不能外出的事情。李心悅因為是眼眸武魂,所以對于外界的感知會比其他人要敏感的多,所以她想要辨別一個人是否說謊,只要他的心理素質沒有好到令人震驚的狀態,那么她一般都能分辨出來。

    不過李心悅觀察了一下,應該是沒有的,然后繼續說道:“很好你們,沒有辜負我,那我想必你們也是知道了自己的錯誤,既然錯誤已經犯了,那也沒用必要一直追究下去,所以這件事就先到這里告一段落了,接下來我要說明一下接下來比賽的事情。

    “你們接下來要面對的隊伍同你們剛剛比賽差不了太多,實力方面并不太強,只是稍微比起對方強上那么一點,所以險勝。但是他們還要一位替補隊員,我們現在無法確定他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但是能做到的就是不能掉以輕心,不能夠想早上那樣狂妄自大。

    “下次的比賽就由龍昊天、龍蔓朵還有雅雯上場,場上就現靠著雅雯以及龍昊天現處理著,如果不是特殊情況下應該就已經沒有問題了。如果說你們面對對方替補隊員的時候,發現他的實力并不容小視的話,龍蔓朵你就不能猶豫,盡量在多的速度配合他們解決掉那位替補隊員,這樣的話也可以在龍蔓朵展現出較小的實力結束戰斗,目的還是隱藏實力。

    “要記住對面的替補隊員只有一位,所以對面最多只有一位特別強的,你們三人只要瞬間圍攻他,對面三個人絕對是不能阻止你們的,這樣的話結束比賽應該是沒有其他什么問題了。接下來只要你們認真打就好了,不要煩大錯誤就好了。

    “接下來我說明一下接下來進入十六強的情況。今天的后幾場比賽我已經看過了,只能說是我們前面兩次比賽實在是運氣太好,后面幾場比賽的對手都是與我們十分像的,實力方面也不比我們弱,甚至有點隊伍還略勝我們一籌,他們現在也和我們差不多,現在也是在盡量保證自己的實力不完全展露出來,所以我現在也不能完全確定他們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說的其實也就這些了,接下來你們就好好冥想好了,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的狀態,接下來的每一把比賽都事關重要。我對你們的目標不是別的,就是獲得這次是青少年魂師比賽的冠軍!”李心悅說完后就走了,但并不是回到隔壁的女生房間,而且離開了賓館,不知道去哪里。

    李心悅離開了,他們也就自己冥想調整狀態。

    許可可放肆地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對瑤光說道:“唉,哥哥,你覺得比賽有壓力嗎?”

    瑤光笑了笑,道:“這個肯定是有的啦,要是因為自己輸了比賽,這可就要背鍋了,而且心里也過意不去。”

    許可可跳了起來,趴到瑤光的背上,道:“你們打比賽還需要多久啊,我好想去外面玩玩哦,這個城市還沒有去見過呢。聽說哥哥你已經去外面玩過了,也都不叫我一聲的,好過分的。”

    瑤光手貼著許可可的手,給她輸送魂力,道:“沒有辦法啊,誰叫你躺在龍蔓朵懷里睡得這么香。不過我也想問一下,你和龍蔓朵的感情方面是有緩和嗎?感覺你們現在的狀況看上去挺不錯的。”

    許可可猶豫了一下,說道:“沒有,我不喜歡她。”

    “哼哼,許可可,你真的有點變了,以前你談到龍蔓朵可不只是說這么一點話的,看來你開始接受她了,這也是好事啊,感情方面慢慢來,不用急,你還有的是……沒事,有機會多接觸接觸,你們會變成好朋友的。”瑤光原本是想說“還有的是時間的”,但是顯然現在并不適合說這個,所以說到了一半就停下來了。

    “沒有!我還是討厭她!和她做好朋友,這輩子都不可能的。”許可可看上去還是還是很反抗龍蔓朵,但是說實話內心也是開始慢慢接受龍蔓朵的,她也是意識到自己似乎有點傲嬌過頭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斬破軍之鐮》,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足球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