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有點甜 > 正文 0136.手機解鎖(作者:李個豬)
校花有點甜《校花有點甜》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0136.手機解鎖

    訓導主任在跟自己道歉,這種事是她連想都沒有想到的。

    “沒沒關系的。”鐘婷有些受寵若驚地說道。

    她可不像陸修,訓導主任的面子還是要給滴。

    在鐘婷表示自己沒事以后,吳宇森這才看了陸修一眼,而后快步離開了這里。而他剛才看向陸修的眼神,就像是看見了瘟神似的,巴不得快點離開這里才好。

    鐘婷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微微錯愕“為什么我感覺這個主任似乎很怕你的樣子,陸修。”

    陸修笑而不語,指了指教室說道“快上課了,還不進去么。”

    “啊,對呀!”

    鐘婷撓了撓頭,跟陸修揮了揮手后,便快步跑進了自己教室里上課去了。

    …

    鐘婷回教室上課,陸修自然也是很快回去自己的教室上課去了,這堂是數學課,怎么說也不能隨隨便便應付一下,畢竟現在陸修對于數學這一門學科的感情,正隨著鐘婷對他所進行的數學補習的幫助所帶來的進步中越來越迅速的提升,三門主課里,陸修現在對數學是最感興趣的,也是覺得最有把握的一門。

    因為數學成績的進步,數學老師沒有少表揚過陸修,而且陸修甚至覺得教數學的那個老禿頭形象也變得可愛起來,似乎除了嚴謹,他沒那么討厭嘛。

    “修哥。”

    剛回到自己的座位,胖子就轉過身來跟陸修打了聲招呼“前幾天你讓我爸翻的那個案子有消息了。”

    陸修一愣,旋即立刻注意力集中起來,馬上坐直身子問他“什么消息,說來聽聽。”

    “實質性的消息倒是沒有,這件案子如果想翻的話難度還是比較大的,畢竟人已經死了,死者的家屬也都接受了這個判定,更何況沒有任何的證據。”

    陸修看著他,認真問道“胖子,我就問你一句話,你覺不覺得吳宇森那家伙是無罪的?”

    胖子直接搖頭“怎么可能,傳言這么大,我看八成這件事他脫不了干系。”

    “那不就得了。”陸修說道“證據的事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搜集了一些,現在就差一點,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就行了。”

    胖子看著陸修認真的樣子,不禁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我哥們兒,正義感跟我差不多強!”

    陸修翻了個白眼,這家伙什么時候都能往自己的臉上貼金。

    “修哥,我爸說那姑娘原來是八中比我們大兩屆的學生,不過現在那屆的人早就都畢業了。”

    “那姑娘叫什么,是湘城人么?”

    “是的。而且就是本地人,住的地方也不遠,在清源路的那個小區。”胖子說道“具體地址我這里都有,她的名字叫馮樂,以前高三的時候在高三9班,那時候好像就是咱們這間教室”

    說到這里的時候,胖子看了看不遠處的那扇窗戶外的空地,不禁打了個冷戰。

    據說馮樂就是從這棟樓跳下去,然后直接摔死的。當然之后學校很快清理了尸體,并且封鎖了消息,以免消息進一步擴散出去。那件事當時的確是引起過轟動,但是不知道為什么,聲音很快就下去了。

    “在清源路的小區?”

    陸修愣了一下。

    那不是鐘婷的小區么?

    那條路上似乎就只有那一個小區才對。

    “對的。”胖子很肯定的點了點頭“就在清源路的小區。”

    “行我知道了。”

    陸修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他決定放學后過去看一看,若是能從胖子提供的地址上找到馮樂的家人,說不定事情就能夠得到進展。

    …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

    放學后,陸修第一時間找到了鐘婷。

    這是她的小區,她自然更加熟悉,所以陸修第一時間找到她。

    將手里的紙條遞給她看了看,鐘婷明顯露出驚訝的表情“這不是我們小區么?這是誰家的地址啊,不是我家的地址呀?”

    陸修搖了搖頭“這當然不是你家的地址,我是想讓你帶我過去這戶人家看看,說不定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

    “什么線索?”鐘婷好奇的問道。

    “這是吳宇森害死那個姑娘家的地址----如果他們還沒搬的話。”陸修說道。

    鐘婷的美眸睜大,瞬間就反應過來。

    如果是這樣,那還真的是要去一趟才對!

    鐘婷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點了點頭,“事不宜遲,那我們快走吧。”

    …

    半小時的時間,兩人已經從學校趕到了小區。

    鐘婷的家本來就是在這里的,對她來說就相當于回家,而陸修一會兒回去倒是還需要一段距離。

    鐘婷帶著陸修來到一棟樓前,停下了腳步。

    “陸修,紙條給我看看?”

    陸修于是將寫著地址的紙條遞給她,她拿起紙條看了起來,再抬頭看看,而后點頭道“就是這里了,在頂樓,62。”

    “好。”

    陸修直接邁開腳步走進樓道。

    樓道里跟鐘婷家的樓道倒是相差不多,這些房型都是同一個年代造成的,所以陳舊程度基本上也都是一樣的,只不過這里外面的墻壁刷漆的時間更晚,所以從外面看起來比鐘婷家的樓更新一些,里面幾乎是一樣的,一樣的黑而且臟舊,墻壁坑坑洼洼。

    鐘婷也沒有想到原來受害者馮樂居然和她是同一個小區的,心情多少有些復雜。對于馮樂,她的內心更多的是同情,這樣的事情降臨在誰的身上都會讓人想不開的,尤其是馮樂當時還有嚴重的自閉癥,跟家人又缺乏交流。

    …

    陸修輕輕吸了一口氣,這才按響了門鈴。可他發現門鈴根本就是壞的,所以陸修無奈下只得敲了敲門。這扇門跟鐘婷家差不多,不是防盜門,而是扇鐵門,里面是木門,看起來比較破。

    這個點應該大部分人都下班了,而且從鐵門開著來看,里面應該有人。

    不多時,一道聲音語氣帶著幾分古怪地傳來“誰啊?”

    顯然戶主也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居然家里面會來客人。

    說話的是一個女的,聽起來年紀應該蠻大了。

    “是誰?”

    因為沒人應,所以對方又問了一聲。

    “呃”陸修看了鐘婷一眼,才開口朝著里面說道“我們是八中的學生。”

    “八中的學生?”

    不知道是不是聽見“八中”兩個字,女人的聲音顯然變得有些悲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傷心的事情。

    門被打開了,第一眼看見的是一個面容憔悴的中年女人,女人看起來頭發已經有些發白了,臉上皺紋很多,精神看起來很差。而且最讓陸修和鐘婷感覺驚訝的是,客廳里面一點光線都沒有,明明這個時間段天已經黑了,但是婦人就是沒有開燈,兩人甚至懷疑,房間里這么黑,她能看清楚東西么?

    “你好,請問你是馮樂的媽媽么?”

    雖然有些艱難,但是陸修知道,要想弄清楚事情,那就必須揭開這個可憐的婦人的傷疤。這是個殘忍的過程,可是他不得不這么做,否則的話惡人就有可能逍遙法外。

    這婦人的樣子明顯能看得出來顯然是還沒有從悲傷中走出來,要不然面容怎會如此憔悴的可怕?事情已經過去兩年,但她卻還未從喪女的痛苦中走出來。死去了獨女,這種感覺是相當可怕的。

    “你們來,有什么事情么?”

    婦女顯然像是不太愿意說話,她的嘴唇有些蒼白,整個人看起來都沒有什么血色。也不知道這些日子,她到底是怎么過的?家里為什么沒有人,馮樂她爸呢?這個點按理來說應該也下班了才對。

    “你好,我們這次過來,是想要問問馮樂學姐的事情。”陸修說道。

    婦女的眼中有一道迷茫的光閃過,她嘆了一口氣“事情都過去這么久了,還有什么好說的么?”

    她的語氣當中流露出濃濃的無奈,她無奈的是自己沒本事,沒文化,當初女兒尸骨未寒的時候,找不到方法幫她伸冤,她分明知道女兒的跳樓不是平白無故的,雖然女兒有自閉,但是這些年也從來沒有起過尋死的念頭,怎么平白無故就跳樓了?

    “阿姨,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問問的。”陸修堅持。

    “好吧。你們先進來吧。”

    婦人讓開一條道路,把兩人讓了進來“鞋子不用換,反正家里面的地也不是很干凈,直接穿鞋進來就行了。家里沒熱水,就不請你們喝水了,別見怪。”

    她一邊走進去,一邊打開了客廳的燈。

    有了白熾燈的照射,原本昏暗的客廳終于是亮堂起來,也讓陸修看清了客廳里的樣子。

    果然如她所說那樣,客廳的瓷磚上面堆滿了灰塵,客廳里也堆積著許多尚未收拾的東西,看起來凌亂不堪,婦女從回到客廳開了燈以后,就重新坐回了沙發上,竟然是點起了一根香煙。

    煙霧繚繞當中,她宛如一只女鬼一樣坐在那里一言不發,兩顆黑眼圈十分惹人眼球。

    這些年,她都是這樣過來的?陸修的腦海里忽然出現一個疑問。

    鐘婷更為直接,她直接揪緊了陸修的胳膊,小聲說道“我有點怕”

    陸修握了握她的手,搖頭示意沒事。

    “阿姨,不瞞你說,我這次過來是想要問問馮樂的情況。”陸修直接了當的說道。

    “你想知道些什么。”

    女人的話也很簡單。

    “我想知道馮樂學姐生前有沒有留下過什么東西?”

    “有,有一部手機,但是已經很久沒有開機了,也不知道壞了沒有,而且她設置了密碼,根本打不開。”女人說道“你們到底想知道些什么,這件事都過去這么久了。”

    陸修搖了搖頭“我覺得學姐跳樓是有原因的。”

    女人的表情有些驚訝。

    她也是這么認為的,可惜她拿不出什么證據。

    “我認為學姐的死,跟學校里的某個領導脫不了干系。”陸修也不避諱,直接就這么說道。

    “吳宇森!”

    女人站了起來。“你也這么覺得嗎?”

    “是。”陸修點了點頭“應該是他,我敢八成確定,就是他在辦公室內誘拐學姐,并且玷污了她,然后學姐想不開,才會直接去跳樓的。”

    女人沉默了,她也是這樣想的啊!

    這么多年,她也是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尋找線索,好讓吳宇森這個人落入法網,可惜的是她并沒有拿出什么證據,畢竟她沒有什么錢,有沒有學歷,是個徹頭徹尾的文盲,想要尋求法律的幫助也做不到。

    “噗通!”

    在鐘婷和陸修驚訝的注視下,她居然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

    “你們要是能幫我把這件事情查清楚,我胡彩蓮的命以后就是你們的了,我女兒死了,我老公同年也因為癌癥去世了,我一個人真的也沒什么好活著的必要”

    “阿姨你這是干甚么。”

    鐘婷直接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我們肯定會幫你的啊,你先起來。”

    婦女的這一跪更加下定了陸修的決心,一定要找到證據。

    兩人都沒有想到,這一家人居然是如此的凄慘,原來馮樂的爸爸也是同年病死了。

    “阿姨,能把學姐的手機給我么。”

    “我這就去拿。”

    有了希望,胡彩蓮的神情也終于變得有些光彩,她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不多時,她從一個柜子里取出了一個比較陳舊的手機,然后走過來鄭重地遞給了陸修。

    她說道“這是馮樂唯一留下來的東西,我一直沖著電,想著萬一她哪天從那邊打電話給我,可是我一直打不開屏幕,因為有密碼。”

    她的話不禁讓鐘婷感覺有些毛骨悚然。

    陸修倒是心中一顫,并不覺得什么,只是更加同情眼前這個可憐的人。像吳宇森這種人,肯定是不會在乎自己一時的快活,卻害了一整個家庭。

    …

    從樓道里出來以后,陸修的心情變得有許些壓抑。

    “陸修,現在我們該怎么辦?”鐘婷眼睛紅紅地說道“我們一定要幫幫胡阿姨啊,她太可憐了。”

    “嗯。”

    就算鐘婷不說,他也是準備這么做的。

    “走吧。”

    陸修思考了一番后,心里已經有了想法。

    “去哪里?”鐘婷疑惑道。

    “這附近有修手機的店么?”陸修忽然問道。

    “有倒是有。”鐘婷想了想,道“不過那個店很小啊,好像還是個學生開的。”

    “沒事,只要是手機修理店就行。”

    …

    不多時,兩人已經來到了鐘婷所說的那家學生開的修理店。

    “喏,就是這里了。”鐘婷指了指前面一家店面只有十平米都不到的修理店說道“我每次手機壞了都是拿到這里來修的,因為好便宜。陸修,你手機壞了么?”

    陸修就取出了馮樂的那臺遺物手機,說道“不是我的,是這個。”

    鐘婷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啊,原來是這個,瞧我這個腦袋。”

    陸修笑,拿著手機率先走進店里,店里只有一個相貌不錯的矮個男生坐在窗口玩手機游戲。見到有客人來了,他立馬放下了手機,連游戲都顧不上,職業素養還是很好的,服務意識也很到位。

    “兩位,需要修手機是嗎?”

    陸修將那臺手機放在他的面前,說道“不是修手機,是想讓你看看,這家伙鎖屏能不能解開?”

    “哦?解鎖是嗎?”

    顯然解鎖也是在店里的服務項目之內的,很多人偷了手機或是撿了手機,但是手機上面有鎖,便都會拿來手機店開鎖。可是,這臺手機,他看著陸修手里的那臺手機,怎么也不像是偷來的呀!都這年頭了,誰會去偷這么破的手機來用,現在流行的都是大屏幕智能手機好嗎!而不是這種屏幕很小的初代智能手機。這家伙剛出來的時候的確是挺火的,可現在早就被淘汰了,小偷都看不上這玩意兒。

    年輕的老板看著陸修手里的手機,皺眉說道“你確定要開這家伙的鎖?這玩意兒有點老啊。”

    “是,幫我開了它吧。”

    “呃這個機子特別老了,反而不是很好開。”老板面露難色,不過出于職業素養,他最終還是說道“你既然堅持的話,那我試試看吧。”

    陸修把手機交到他的手里,笑道“那就謝謝你了。”

    “哈哈,我沒說一定能開成。”老板很爽快地接過手機,道“這樣吧,要是開不成的話,我也就不收你錢了,當然你最好也被抱著太大的希望,這玩意兒實在是太老了。”

    “嗯,沒事。”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校花有點甜》,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足球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