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紈绔的未婚妻[穿書] > 91.第九十一章(作者:熊貓寶)
紈绔的未婚妻[穿書]《紈绔的未婚妻[穿書]》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91.第九十一章

    此為防盜章, 三天后方可查看

    大約行駛了一兩公里, 終于是忍不住的把車停在路邊,扭過身子對傅謹言道:“你到底會不會上藥?”

    傅謹言的臉此時已經成了花貓,藥水順著臉頰往下淌, 衣服都沾上了, 這個時候沒有潔癖了?她衣服袖子都被甩到了啊!!!沐時安有些抓狂。

    “藥水是搓揉著擦,不是用潑的!”沐時安加重潑這個字的發音, 她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上藥水是倒滿一瓶蓋然后潑在臉上。

    對上傅謹言茫然的目光, 沐時安知道他是一點沒明白。

    “拿來,我告訴你。”沐時安張開手掌對著傅謹言。

    傅謹言從小體質就好, 很少頭疼腦熱, 打架對他來說可能是天賦, 從沒有挨揍過, 也就是今天因為停電,黑燈瞎火的時候被打了一拳, 這才眼窩下方有了青紫。

    第一次受傷接觸傷口上藥的問題, 自然什么都不懂。

    沐時安的哥哥喜歡運動, 打籃球踢足球等等各種熱愛,每次手挫了, 身上哪塊青了都是她給上藥, 所以十分熟練。

    “上藥是我這樣的,先把手搓熱, 然后輕輕的……”沐時安一步一步的給傅謹言講解, 用著手指腹部輕揉著他的青紫處。

    傅謹言就低眸任由沐時安的手來回‘擺弄’他的臉。

    “這塊感覺到有點熱了嗎”沐時安手指點了點兩下手下青紫處。

    傅謹言點了點頭。

    “傷口處有灼熱感之后, 用力按血管的流向揉擦,像我這樣,然后…………好了。”按了一小會兒,沐時安收回了手,從包里拿出濕巾擦干凈手上的藥水。

    “你回去就按照我的方法來上藥,這樣淤青消散的快些。”說道這里她頓了頓接著道:“唉,你這樣子,明天見傅爺爺可怎么說。”

    傅謹言把頭扭向車外,嘟囔道:“我自然有話說。”

    沐時安點點頭,反正倒霉的不是她。

    坐在副駕駛的傅謹言低頭看著手中的藥水發呆,臉上傷口淤青還有些灼痛感,明明沐時安已經收回手了,他卻還覺得有一雙溫暖的手腹在按壓,清清涼涼。

    這傷真是‘蹊蹺’,原來受傷是這種感覺,又熱又涼,傅謹言心中思緒亂飛。

    沐時安瞧了瞧身邊的人,抿抿嘴開口道:“今天這事就這么算了?”

    她有些懷疑,自己接觸傅謹言這幾次,對方好像也不是書中寫的那樣,除了性子惡劣嘴巴壞,惡毒男配的惡毒之處,似乎并沒有,還是對方只是沒顯露出來?

    難道這個世界和書中是有不同之處的?所以她這個女炮灰或許不必如此戰戰兢兢,沐時安便開口試探一下。

    “當然不了!”傅謹言斬釘截鐵的回答,讓沐時安有點喪氣,果然對方不是個饒人的性子,沒有解除婚約她還得消停點。

    “我的臉被打成這樣,而且這次還不是我惹事,那人的手也不是我弄得算什么懲罰,想要翻篇門都沒有!嘶~”因為表情變化太大,傅謹言扯了臉上的傷口有點疼。

    臉上不僅左眼下有些青紫,還有一些細小的劃傷,應該是破碎酒瓶飛濺的玻璃碎片劃到的。

    “那…你要做什么?”沐時安眉頭微微挑起詢問,心里想著這會不會和女主扯上關系?書中男主男配的所有事情,都和女主能劃上牽引線。

    “我……”傅謹言抬頭剛說一個字便頓住了,對上沐時安的臉他有些說不下去,車內燈打著,沐時安的側臉白白嫩嫩,眉眼低順感覺好乖,接下來的話還是不要告訴她好了,會嚇到的。

    “說了你也不明白,反正和你也沒關系。”察覺自己剛剛看人看呆了,感到有些丟面子傅謹言惡聲惡氣的拒絕溝通。

    沐時安心里翻了個白眼,不說拉倒。

    傅謹言沒有去老宅,而是回了自己的公寓,照著鏡子看自己受傷的臉,摸了摸眼窩青紫處,目光幽深。

    ***

    第二日,沐時安和傅謹言約醫院門口見,吃早飯的時候,爺爺還問她和傅謹言相處如何,沐時安就說只見幾次面看不出什么,感覺一般之類的話含糊過去。

    她不敢說自己和傅謹言一點沒有進展,怕爺爺出什么招,之前哥哥就和一個相親的女孩子不親近,爺爺在一旁出謀劃策,那六十年代的撩妹手段,落伍得掉渣,看的她相當同情大哥。

    又不敢夸贊傅謹言讓爺爺以為倆人相處很好,怕以后解除婚約多麻煩。殊不知沐老爺子在等著孫女說傅謹言的不好。

    孫女要說傅謹言對她不好,自己就去給老傅打電話解除婚約。可惜沐時安沒有get到沐老爺子的信號,錯失了這個機會。

    傅謹言的淤青昨晚看著還好,過了一晚后便有些發紅了,傷口看起來更為可怖,只是配上傅謹言的長相,倒有些風流頹廢美。

    本該滑稽的傷,在傅謹言身上只剩下痞帥。

    這一路多少小護士偷瞄他了,沐時安抬手扣了扣臉頰,難怪女主后期曾因為男配的外貌一時意亂情迷。

    到病房后,傅謹言終于收到了近期老爺子對他露的第一個笑臉。

    傅老爺子對著沐時安和藹的囑咐著倆人好好相處,不要有壓力,又說了一下傅謹言小時候的趣事,氣氛和樂融融。

    傅老爺子和孫媳婦聊夠了,才正眼瞧了瞧自家臭小子,傅謹言進屋后直接到一旁沙發坐著,老爺子看到的是傅謹言右邊臉。

    這時坐直了身子,看到傅謹言的全臉,目光一冷,瞪圓了眼睛怒道:“你這臉怎么回事?”

    老爺子心里第一反應就是誰敢打他孫子?!他拿核桃砸死他!傅家從上到下都是極為護短的。當然,要讓傅老爺子知道是傅謹言主動惹事的話,核桃也會砸在他頭上。

    “就是發生了點摩擦,沒什么大事。”傅謹言摸摸柜子上的花,態度毫不在意的說著。

    “臉打成這樣還說是摩擦?到底怎么回事!”傅老爺子追問,敢對他孫子動手,會不會有什么陰謀?傅老爺子開始陰謀論了。

    以往傅謹言從來沒有受傷的情況,所以這次傅老爺子才會重視。

    傅謹言把頭扭過去,不讓老爺子看受傷的左臉:“我說沒事就沒事。”

    眼看一老一小要吵起來了,沐時安趕緊打著圓場:“傅爺爺,當時我也在場,就是個小誤會引起的。”

    聽了這話傅老爺子笑瞇了眼睛:“原來是和安安在一起呀,這臭小子愛惹事,有安安看著他爺爺就放心了。”

    看來兩個孩子相處的很好!傅老爺子內心喜悅,同時沒忘記傅謹言的傷,想著到時候讓人去查查這件事情,兩個孩子小看不出什么,這有可能是別人下的套!

    傅老爺子在商場小心謹慎一輩子,老了也改不了。

    閑聊了一會兒,病房來了其他客人,沐時安便和傅謹言離開了。

    出了醫院倆人各走一邊,沐時安在大門口打車,等了半天也沒見一輛出租車,到是把傅謹言等過來了:“不是家里司機送你來的?上車,我送你回去。”

    沐時安踮起腳看了看后面的道,空空如也一輛出租車都沒有,這里是私人醫院,坐落在郊區,一般都是有錢人來看病,有自己的車和司機,出租車很少繞道這邊來。

    認清了打不到車的現實,沐時安上了傅謹言的車,剛坐上車傅謹言的手機便響了。

    “什么?那個楚杰還敢回來?等我現在過去!”車子一個甩尾轉身,換了一條路開。

    “安安,我這邊有事得去秋安山,你要去哪里,順路就載你過去,不順路的話我就給放在站牌的位置,那里好打車。”

    傅謹言沒忘記身邊還坐著沐時安,他不是過河拆橋的人,剛看完老爺子沒用了,就給拋在路邊,他定然是要妥善安放好人。

    秋安山?沐時安目光閃了閃。

    “我沒什么事,秋安山?是那個有名的賽車車盤道的山嗎?我一直想看賽車來著。”

    “那就和我一起,到時候我送你回來。”傅謹言一腳油門踩到底,他得趕緊過去,不能讓楚杰那小子跑了!

    沐時安從包里拿出頭繩把頭發扎了起來,秋安山,這是劇情刷新點啊,她得去!

    車子發動機打起,前方指示紅旗倒下的瞬間,信號木倉應聲響起,比賽正式開始。

    嗡的一聲,兩輛車子如離弦的箭,瞬間沖出去數米遠,不知道趙珂是不是走神了,從沐時安這邊來看他是起步慢了些,直接落后傅謹言半個車身。

    要說這攝像頭有多高清,沐時安點了慢放鏡頭,清晰的看到了出發后樓沁雪一點點扭曲的表情,耳邊傳來她的那一聲尖叫,聽起來十分慘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紈绔的未婚妻[穿書]》,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足球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