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山海小賣部 > 第86章 水簾洞(作者:米屠)
山海小賣部《山海小賣部》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86章 水簾洞

    龍澤不提這茬兒還好,一說起來,小奶狗就想到了上次和龍澤一起行動時的遭遇,好不容易快要平靜下來的神色,頓時又變得非常的不善起來。

    “哎哎哎,你別那么記仇嘛,上次是個意外,我跟你說啊,我這個人還大多數時候還是很講道義的,如果不是你先想著要算計我,我是不會坑你的,大家合作當然要彼此坦誠,你說對不對?”龍澤急忙解釋道,話里卻聽不出有幾分誠意。

    要是平時,他肯定左一句死狗,右一句死狗的喝斥起來了,哪會那么客氣?但是現在可不行,他和銀劍兩人還指望著讓小奶狗帶路,繼續尋找那個讓馮仁義都念念不忘的好東西呢!當然要哄著點兒。

    “別鬧了,再鬧下去,恐怕真的毛都不剩一根了,馮仁義那個老賊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銀劍說道。

    小奶狗發脾氣,連被它控制著的巨蝠也不聽使喚,一個勁兒的晃悠,要把龍澤和銀劍這兩個不速之客甩下去。

    兩人無奈,只好好一頓安慰加危言聳聽,這才勉強讓小奶狗平靜下來,它雖然也很不爽這兩個強盜的無恥行徑,可它更害怕它想要的東西被人捷足先登。

    況且帶上這兩個家伙也不是一無是處,關鍵時刻說不定還能幫它吸引一下火力。

    小奶狗很清楚,在這個以人類為尊的世界里,連人們眼里最先看到的敵人都是人類自己,其他物種哪怕實力不弱,也都被下意識的看作是人類的附庸品,這點曾經一度讓它非常的惱火。

    龍澤和銀劍兩人好不容易把小奶狗給安撫了下來,巨蝠得到了小奶狗的命令后,也不再作妖了,安心的帶著他們飛行。

    這只巨蝠雙翼完全展開,能有五六米長,帶上一條小狗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賣相也還不錯,加上兩個大男人之后,看上去就非常的勉強了,兩個人加一條狗,擠在巨蝠的背上顯得十分的擁擠。

    龍澤本以為它飛行起來肯定非常的吃力,可事實并非如此。

    巨型蝙蝠不愧是妖獸,不管是體型還是力氣,都不能以常理度知,多了兩個人也似乎沒有對它造成太大的麻煩,難怪當初它能輕而易舉的把一個體型健壯的大漢叼上百米高空之上,還能一路輕松的躲避子彈。

    ……

    龍澤和銀劍兩人很郁悶,因為和小奶狗的溝通十分的困難,事實上小奶狗是會說龍國話的,也能看得懂文字,但是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它好像從來沒打算在龍澤面前表露出這點來。

    新加入的兩人對于尋寶,比小奶狗還要上心得多,他們絞盡腦汁的想和小奶狗深入的溝通,換來的都只是它愛搭不理的汪汪汪或嗚嗚嗚之類的,毫無意義的犬吠。

    最后還是龍澤和小奶狗呆在一起的時間比較長,更了解它一些,于是采用了問答方式,才將此事了解了個大概。

    原來小奶狗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東西,只是作為一只嗅覺超級靈敏的妖獸,它能明顯的感覺到,這座神山里面有一件非常可怕的東西,它在汲取戰斗中死去之人的精氣。

    至于該怎么樣進入神山里面找出那個東西,小奶狗并不知道,神宮里原本應該是有通道的,但是現在已經被從里面徹底封死了,幾乎沒可能在短時間里打開。

    想必馮仁義也很清楚這點的,所以這兩個率先發現了異常的家伙果斷的離開了神宮,此時正在滿山的找山洞或石縫之類的窟窿,希望能找到一條勉強可以進入神山里面的通道。

    勞心勞力一場,換來的結果并不怎么讓人滿意,讓兩人都很郁悶,小奶狗卻非常的滿意,大概是只要能讓這兩個強盜郁悶,它都會非常的滿意。

    于是它仍舊駕馭著巨蝠漫山遍野的尋找,它的嗅覺很靈敏,可以敏銳的發現到那些常人難以感知的精氣流向了哪里,于是順著那些細小的“氣流”,在神山上到處搜尋可供進入里面的縫隙。

    只可惜絕大多數都是從外面看著很有希望,深入里面后基本上都是絕路,那些精氣類似于氣流,可以順著極為細小的巖石縫滲入神山,匯聚到山體中間,人或妖獸卻沒那個能耐,最細小的爬蟲都未必能行得通。

    “這樣下去可不行,對了,馮仁義那個老家伙去哪了?笨狗是靠自己超級敏銳的嗅覺發現的異常,他又是如何得知的?”龍澤疑惑道。

    “是啊!好像從最開始見到過他一次后,就再也沒看見了,倒是他那幾個徒弟還在山上到處轉悠,他是神宮的人請來的幫手,應該和神宮交情不淺,難不成他知道了神宮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銀劍道。

    “很有可能,這老貨為人陰險毒辣,應該是知道了神宮的一些秘密,他知道神宮被攻破后,此事可能瞞不了太久,所以故意讓幾個徒弟在山上放煙霧彈,自己去了真正的通道所在的地方,否則怎么可能這么久都不見他人?”龍澤也表示了認同。

    “汪汪汪……”

    小奶狗看這兩人時,終于不再滿臉的鄙視,也想加入討論,但它說的犬語沒人能聽得懂,直接被人無視了。

    “去山下看看吧,馮仁義當時走得很急,看樣子是直接下山去了,咱們也沒必要在這里浪費時間了。”銀劍道。

    “先等等,咱們應該先去找一下馮仁義的幾個徒弟,老家伙走了老半天了,還上哪去找他的影子?”龍澤道。

    “你都說了,他那幾個徒弟應該只是他故意放的煙霧彈,肯定不會知道實情,還去找他們有什么用?”銀劍疑惑道。

    “以我倆的手段,當然沒用,但這里不是還有一個嗅覺超厲害的家伙嗎?他那幾個徒弟怎么說也是他的弟子,身上總該能找到一些老家伙的氣息。”龍澤笑道。

    “對對對,狗鼻子最靈了,成了精的狗妖,想必嗅覺更是了不得。”銀劍也笑了起來。

    “汪嗚嗚……”

    “嗷……”

    “啊……”

    兩個得意忘形的家伙,自顧自的聊的起勁兒,卻沒發現旁邊小奶狗噴火的目光,趁其不備之時,被惹得炸毛了的小奶狗直接給了他們一人一口。

    要說這妖獸的咬合力還真不是蓋的,看著只有這么丁點一條小奶狗,那張小嘴咬下去,哪怕是隔著防護法衣,兩人都被咬的嗷嗷痛呼。

    龍澤擼起袖子一看,幾個血窟窿赫然印在手臂之上,死狗這是下死口了,連妖皮法衣都被咬穿了幾個小洞,可見它用了多大的力氣。

    另一邊,銀劍也好不到哪去,同樣為一時嘴賤付出了血的代價。

    “媽的,死狗你干什么?我們只是在想辦法解決問題,你干嘛這么較真兒?”龍澤氣道。

    “就是,都什么年代了,實話實說都不行?”銀劍小聲的咕噥道。

    “汪嗚嗚……”

    小奶狗齜牙,雪白的牙齒在月光下閃閃發光,發出惡狠狠的威脅聲,大有給他們一人再來一口的意思。

    龍澤和銀劍很果斷的選擇了閉嘴,現在他們還需要依靠小奶狗的嗅覺,不得不忍氣吞聲,至于會不會秋后算賬,那就不得而知了。

    被兩個半途搭順風車的人找到了解決問題的方法,讓小奶狗非常的不爽,奈何為了盡快找到入口,它只得捏住鼻子認了,指使著巨蝠先去尋人。

    馮仁義的那幾個徒弟很好找,這幾人修為都很低,還都聚集在一起,也不知道馮仁義帶他們進來的目的是什么?莫非就是為了在關鍵時刻當煙霧彈使用?龍澤惡毒地想到。

    巨蝠帶著他們很快就找到了這幾人,見面后沒二話可說,沖上去就是一頓揍,順便還打了個劫,反正算起來他們本就是敵對陣營。

    這就是身為散修的可怕之處,很多時候行事的原則就是不講原則,只看利益得失,雖說大門派總體上也是如此,但人家好歹也會知道搞點遮羞布什么的,哪會搶得這么**裸的?又不像某些獨一無二的超級大國那么肆無忌憚,龍國修道界的勢力是相互制衡的,哪怕是最強大的山海盟,也有西昆侖和東蓬萊兩個頂級大勢力的聯合牽制。

    得勝的劫匪們揚長而去,留下幾個敢怒不敢言的可憐豬頭怪,早已被揍得沒個人樣了。

    “喂,笨狗,現在就全看你的了,這幾個人你也見過了,找找這些東西里共同的陌生氣息,應該就是馮仁義那個老賊的了。”

    龍澤把搶來的幾個儲物器具里的東西分別倒在地上,擺成了幾堆,讓小奶狗上前去一一辨別。

    修道者的空間器具相當于個人的行李箱加保險柜,是很私人的物品,一般不會讓其他人陌生人觸碰,但他們的師傅絕對會是個例外,甚至里面很多東西都有可能是馮仁義給的。

    所以在正常的情況下,不用問,那個不屬于他們自己,但能同時出現在幾人物品之上的氣息,八成就是屬于馮仁義的。

    小奶狗的表現也沒有讓人失望,很快就確定了他們想要的那股氣息,于是兩人一狗再次登上巨蝠的背上,勉強擠作一團,在小奶狗意氣風發的指揮下,朝著山下疾馳而去。

    他們下了神山,飛躍過了上村,繞了一個大彎后,最終順著神山所在是山脈朝上游而去,在山谷里的某處瀑布處找到了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嘿,居然還是水簾洞的設計,沒什么創意哈。”龍澤笑嘻嘻的打趣道。

    “呵呵,你可真逗,人家設計這樣的洞府,要的只是意境,你信不信,我敢打賭,這處洞府應該是神宮某個弟子的臨時洞府,附近像這樣的洞府肯定還有不少,但知道它還能通往神宮深處的人,應該已經沒幾個了,包括這處洞府的主人都未必會知道。”銀劍信誓旦旦的說道。

    龍澤撇撇嘴,表示不信邪,不過當他們進入水簾洞之后,龍澤也不得服氣了,銀劍猜的還是很準的,水簾洞里的空間不算小,各種各樣的石室,配備很齊全,而且看樣子還有人居住,住在里面也的確很有意境。

    不過大概連這里的主人都沒有發現,就在他的洞府里面,居然還隱藏著另一條通道,通道的入口被設計的很巧妙,如果不是小奶狗執意認定了此處,龍澤也不會想到入口就隱藏在某間石室的天花板上,別人的入口不是前后左右開,就是往下跳,這里倒好,需要往天上蹦。

    兩人一狗全都迫不及待的跳了上去,至于巨蝠,它的個頭太大,被留在了水簾洞外面,小奶狗怕它成為消息泄露的突破口,所以就讓它躲到了遠處的山巒之中,沒有自己的召喚,不許私自出來。

    水簾洞里的通道左右比較狹小,最窄處僅能勉強容的下一人通過,上下卻十分的寬敞,仔細觀看后,龍澤發現這里絕大部分看上去都不像是純粹的人為,似乎是從天然的地下裂縫上加工形成的,水簾洞的主人屬于比較倒霉的那種,裂縫的末端離他的洞府最近,所以有人就干脆把通道的出口設計在了他的洞府里面。

    “乖乖,哪來的這么大條地下裂縫?這里不是異次元小空間嗎?難不成也會發生地震?”龍澤奇怪道。

    “在修道界混,就不要用普通人的科學世界觀了,這里有沒有地震我不知道,但是想要形成地下裂縫,也未必就只能是地震造成。”銀劍鄙夷道。

    “嗯?你的意思是……這些裂縫都是人為的?不至于吧?此地距離神山的直線距離都有好幾里路了,誰能有這么大的能耐,能造成如此龐大的地下裂縫?”龍澤道。

    “神龍都能被屠掉,在地下形成這樣規模的裂縫而已,有什么可大驚小怪的,你以為修道者的仙師之名是白叫的嗎?沒有點通天徹底的本事,又怎么能駕馭得了這樣的稱號?”

    “你是說屠龍之戰?兩百年前的那個可怕的夜晚……”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山海小賣部》,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足球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

<address id="rzxh1"><i id="rzxh1"><th id="rzxh1"></th></i></address><span id="rzxh1"><address id="rzxh1"><i id="rzxh1"></i></address></span>
<var id="rzxh1"></var>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video></var>
<cite id="rzxh1"></cite>
<var id="rzxh1"><video id="rzxh1"><menuitem id="rzxh1"></menuitem></video></var>
<address id="rzxh1"></address> <var id="rzxh1"><span id="rzxh1"></span></var>
<cite id="rzxh1"><video id="rzxh1"><var id="rzxh1"></var></video></cite>
<cite id="rzxh1"><strike id="rzxh1"><var id="rzxh1"></var></strike></cite>
<ins id="rzxh1"></ins>
<ins id="rzxh1"></ins>